广告

欧盟解除对华武器禁运 一战后对华武器禁运

综合媒体

第五届亚欧首脑会议

10月8日至9日,第五届亚欧首脑会议将在越南首都河内举行。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将率团出席。这是中国新一届政府总理首次出席亚欧首脑会议。本届会议将以“进一步振兴、充实亚欧伙伴关系”为主题,全面拓展亚欧会议政治、经济和社会文化领域合作,并正式接纳柬埔寨、老挝、缅甸3个东盟成员国和欧盟的10个新成员加入亚欧会议,成为亚欧39方领导人的首次聚会,备受瞩目。随着亚欧会议实现自1996年成立以来的首次扩大,一个横跨亚欧大陆、人口逾24亿、GDP超过世界总量一半的跨区域对话与合作论坛将向世界展现出勃勃生机。

欧盟对华政策及中欧关系:经贸层面的观察

《欧盟对华政策及中欧关系:经贸层面的观察》从欧洲一体化发展的背景出发,以中-欧经贸关系为着眼点,讨论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欧盟对华政策及其调整的要点。欧盟对华政策的制定是从其政治、经济的全球战略出发,以维护欧盟政治、经济利益为前提,其中经贸关系是重点,核心内容是要求中国更多地开放市场,日的是通过提升和加强同中国的关系提高它作为世界多极之一的地位。欧盟在对华政策中对双方合作的各个领域都提出了具体的建议和实施方案,其实质不仅反映了中国国际经济地位的上升,更反映了欧盟力图从中国经济发展中获取更大利益的需要。 积极发展同欧盟的关系,有助于提升中国在国际事务中的地位,同时对中国经济的发展具有重要价值。书中分析和研究了中国-欧盟双边关系中的共同利益和分歧,为寻找双边合作进一步发展提供了有效契合点。

当地时间3月24日,中国商务部副部长钟山在华盛顿发表了题为“中美经贸关系健康发展”的演讲,重申了中国政府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的立场。他强调,中国的汇率政策不是导致美国经济问题的起因,中国也不会迫于外界压力调整汇率。当天,美国政界在汇率问题上也传出了不同的声音,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表示,美国不能强迫中国调整汇率。

去年末以来不断激化的中美汇率纷争第一次出现了略微缓和的声调。不过,在大西洋(600558)东岸的欧洲——中美两国的重要贸易伙伴,仍然对这一争议保持了异常的冷静。

欧洲媒体很少报道相关新闻,官员表态也是慎之又慎。

欧盟新任贸易委员德古特(Karl De Gucht)近日接受采访时表示,人民币确实被低估,当然对贸易有所影响,但他紧接着强调,汇率问题仅仅是中欧贸易问题中的一个分支。欧洲主要大国的反应也十分谨慎。3月23日,英国外交大臣米利班德审慎回应本报,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英国政府没有采取立场”。

欧洲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的冷静,和中欧贸易现状、人民币欧元汇率走势、中欧整体关系发展、欧美内部政治压力差异这四大原因息息相关。

实际上,单从经贸角度来讲,欧洲也有希望人民币升值的声音。作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欧盟对华贸易赤字从2000年的520亿欧元飙升到2008年的1700亿欧元。想像中,人民币升值当然可以缩小欧盟对华贸易赤字,减少欧元升值压力。

去年11月中欧峰会中,欧盟代表就担忧,如果中国继续让人民币盯住弱势美元,且其他亚洲国家也压低汇率以保持对中国的贸易竞争力,那么出口同样占经济主要部分的欧元区,将会因欧元走强而承受大部分负担。

但是,欧洲人也清楚地看到,一旦人民币与美元脱钩,中国立刻会在全球市场上积极寻找美元的替代品,中国对欧元的需求将会上升,欧元升值压力会随之骤涨。

其实,欧盟现在正在享受人民币升值的红利。从去年11月26日到今年3月25日,欧元对人民币汇率从1:10.3238的高点,跌倒了1∶9.1036,跌幅超过10%。考虑到,欧盟对外出口至今仍保持着总体盈余,欧洲经济界给布鲁塞尔的压力明显要小于美国经济界施加于华盛顿的压力。

与此同时,近年来欧洲政治一体化进程进展缓慢,中欧关系日益“简化”成一个经贸关系,而且欧洲鲜有中国需要的东西。

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解除对华武器禁运,本来是中国希望欧盟做出的努力。然而,欧盟内部迟迟不能凝聚足够的政治动力,来满足中国的要求。在中欧常规谈判中,这两个问题都常常被视为“敏感话题”,欧盟自然不愿意再趟人民币汇率的浑水,给中欧关系增添新的障碍。

此外,与美国政府面临国内诸多经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