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高考陪读给儿子泄火 高考陪读母亲满足我给

综合媒体

高考陪读

是指中国家长在孩子临近高考时自己或找他人一起陪读备战高考的现象。离高考只剩几个月时间,这无非对即将上考场的广大学子是一个考验,同时也是挑战着那些高考陪读家长。近日,记者走访我市部分中学了解那些高考陪读家长的酸甜苦辣。有关心理医生提醒那些陪读的家长应理性面对高考陪读。

车向忱给儿子缝制的书包

此展品为抗战时期文物。长26厘米,宽34厘米。国家二级文物。书包为长方形军绿色单肩斜挎布袋。这个书包是车向忱亲手为其儿子缝制的,在正面包盖上绣有“打回老家去”的字样,代表了无数流亡关内的东北人民的呐喊和心声,体现爱国志士强烈的爱国思想和抗战决心。现收藏于九一八历史博物馆。

方永长和陈银莲是湖北省远安县一对普通的夫妻,但命运对他们似乎有些残酷。婚后8年才盼来的宝贝儿子小宇翔,在2岁半时不幸遭遇车祸,为了保命,孩子的双腿高位截肢。

为了让没有双腿的儿子和别的孩子一样走路上学,妈妈放弃了正常生活,每天陪儿子训练穿假肢走路,走进幼儿园全程陪读。尽管压力重重,但是夫妻俩却很坚强,陈银莲说:“希望儿子健康快乐成长,不管他想做什么,我们都要帮助他!即使他想飞翔,我也要带着他飞!”

图为方永长夫妇带小宇翔外出。李传平 摄

高考期间妈妈和儿子陪读住,这个事真的吗? 这有什么真的假的?,本人就跟儿子在外地陪读的。陪了三个月,儿子顺利考上大学。。 (张烨478507097 / nima.com.cn)

姚晓光在墙壁上贴上自己写的标语,用这种方式默默地给儿子打气

一个“陪读妈妈”的高考倒计时

12年寒窗苦读,高考,对于很多家庭而言,依旧是个决定命运的时刻。

在紧张备考的学子背后,有一个群体的付出往往更多。他们原本离学校很远,但为了孩子,愿意放弃打工,在校外租房,24小时全程陪读。一日三餐,精心细致,生怕有一点不周。他们,被称作“陪考一族”,为陪在孩子身边,有时不得不割舍原有的生活。

在每一所重点高中附近的居民楼里,你都会看到“陪读妈妈”的身影,她不用上学,却比孩子们起得更早,睡得更晚;她没有工作,却终日忙碌。昨日,记者走近了其中一位“陪读妈妈”,了解高考倒计时里她的生活。

一晃陪读12年

一间60平方米不到的小屋里,狭小的客厅,最里面是卧室,旁边有一间书房,一张床,一个小书桌,书桌上堆放着各种参考书和复习资料,墙壁上贴着很多条幅,写着“决战高考、舍我其谁,加油必胜”等字眼。住在这里的“陪读妈妈”名叫姚晓光,今年46岁,老家在双辽,儿子在长春市十一高中读高三。为了看管儿子学习、照料他的生活,她从儿子读高一开始,就从老家搬过来,在学校附近陪读,这一陪就是三年。

事实上,姚晓光的陪读生活远远不止三个年头,在没有孩子之前,姚晓光一直做着化妆品的买卖,自打儿子出生,姚晓光就决定不再出去打工了,她说:“儿子从小就聪明,但就是贪玩好动,学习得有人管着,没人管成绩就下降。就算打工挣来了金山银山,把孩子的前途丢了,我这辈子都会后悔。”于是,姚晓光就把儿子送到了老家最好的一所小学就读,自己则当起了“陪读妈妈”,这一晃,就是12年。

儿子顺利地考入长春市十一高中,升入高一的那个暑假,学校为了照顾外地优秀学子,从教师公寓借给姚晓光一套房子,60平方米,免去了租金。

“没上过大学就是我最大的遗憾,不能让儿子再重走我的路。”姚晓光朴素的话语里透着一位母亲的朴素心愿。

如此优秀的儿子

12点15分,姚晓光的儿子田佳伦中午放学回来,田佳伦高高瘦瘦,白净的脸上架着一个黑框眼镜,看起来斯文帅气。

田佳伦和母亲坐在饭桌前,一边聊着学校里的趣事一边吃饭。姚晓光时不时地往儿子碗里夹菜,儿子也会夹回到母亲碗里。

田佳伦是天资聪慧的孩子,自从上了高中,就稳坐班级里的头把交椅,唯一考砸的一次,成绩排名第三。去年11月份,田佳伦通过清华大学“领军计划”的笔试和面试,享受高考总分最高降60分录取的优惠政策。现在对于田佳伦来说,考上清华势在必得,只看最后自己能否如愿以偿考上心仪的专业。

田佳伦说,“我是个爱玩的人,要是老妈不在我身边陪着,就板不住玩手机,学习效率也高不起来,所以这三年来,老妈付出很多,我今天所有

展开全文